摩洛哥又建成一座野战医院 专门收治新冠肺炎患者


这天,正好有记者过来随救护车采访。接到病人后,邱琳玉在前面开路,医生和担架跟在后面,她冲出去看到记者没穿防护服,赶紧喊:“快闪开!”跳上救护车后,邱琳玉开始准备氧气瓶、心电机器等设备。

岱山120站点,有三名医生、三名护士。护士和医生搭档,工作时间为24小时,三天一轮班。上班的时长没有变化,但疫情期间的出车率增加了八成。“我29岁,还年轻,身体不怎么累,就是心累”,邱琳玉说。

邱琳玉是湖北襄阳人,1月初,她把孩子和婆婆送回襄阳老家后,一家人在楼下的面馆吃面,店老板打趣道:“亏你们回来了,可别再过一段时间你们走不了喽。”一句玩笑话,没有人在意。

邱琳玉最受不了的是大年初一那天,24小时接到了4例死亡病例,“我一直觉得,大年初一是个很吉利的日子,那天真的颠覆了我的认知。”这天,邱琳玉看到了死亡,也第一次感受到了疫情的残酷。

由于天天接触病人,邱琳玉也不敢回家看孩子,“再过一星期,看看情况吧。”分离的近三个月里,婆婆经常给邱琳玉发孩子的照片和视频,“快三个月了,个子长高了好多。”提起孩子,邱琳玉的语气里满是期待。4月7日,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对印度的药物出口禁令进行“报复”之后,印度最终同意向美国出口羟氯喹。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(FDA)此前已经紧急授权包括羟氯喹在内的抗疟药物用于新冠肺炎治疗。

“当时前面的记者没穿防护服,我嗓门儿大,就冲他喊,没想到被拍了下来”,4月7日,邱琳玉笑着对新京报记者说。去年11月,武汉市第六医院骨科护士邱琳玉,被调派到岱山120急救站点。没多久,新冠肺炎疫情暴发,“我被拍下来,是运气好。说实话,在这场战‘疫’中,每个人都在尽最大的努力奔跑。”

今日(4月8日),武汉开放了离汉离鄂通道。邱琳玉正好轮班休息,可是还不能回家。“你要不要再隔离一下啊,不要着急回来看孩子,我带得挺好”,婆婆在电话中对邱琳玉说。

美国国会民主党人士表示,费恩被免职,强化了他们严格监督刺激方案支出计划的决心。

1月底至2月初,是武汉疫情最艰难的时段。邱琳玉告诉新京报记者,救护车出车率,达到每天16次至20次,接到的大多数都是新冠肺炎疑似病例。回想起那段经历,邱琳玉觉得心酸又想笑,“那时候心思都在抢救上。”

另据央视新闻客户端4月7日消息,佩洛西6日表示,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,将推出第四轮经济救助计划,总额至少1万亿美元,内容包括继续向普通人派发现金、扩大失业保险、小企业贷款以及食品救济等。截至目前,美国已经先后推出三轮经济救助法案,涉及金额超过2.3万亿美元。